结婚讨口彩:太平进富贵出(组图)

 富贵娱乐手机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6 02:42

  老南京的婚礼习俗,有些一直沿用至今,有些慢慢简化了。眼下又进入结婚旺季,现代快报记者找来南京民俗博物馆陈列研究部主任杨英,以及梅园新村街道“社区教育读本”编写组顾问朱元曙,和大家聊聊过去和现在南京人是如何操办婚姻大事的。现代快报记者 吴頔 仲茜 郝多 孙羽霖 钟晓敏“老南京”娶新娘、嫁女儿时要搬出的“老规矩”,实际上是承袭明代习俗而来。杨英说,很多父母都告诉子女,结婚要“门当户对”。追根溯源,明代南京人就讲究“板门对板门,笆门对笆门”了,如果双方家庭财力相当,成为议婚对象后,第一步是合婚,也就是拿双方生辰八字,去卜馆请算命先生合算两者的八字有无冲克。男家收到女方八字后,不能马上去合婚,要把八字放在灶君牌位前的香炉底下,俗称“压草书”,倘若3天之内家中有打破碗、摔坏杯子这样的小事发生,就认为女孩的八字有不祥之兆,议婚就此作罢。如果3天内家中平安无事,方可请算命先生合婚。同时,也要看生肖属相,如属“羊”的不能配属“虎”的(羊入虎口),属“龙”的亦不能配属“虎”的(龙争虎斗)。说起聘礼,如今很多南京人省去了这一环节,但在明代,不仅省不得,还分为“下定”和“行礼”两个步骤。“合八字”通过后,就是“下定”,男家一般送以金银茶果等为聘礼,按常规,有白银一锭,金如意一只,取意“一定如意”,另有荔枝、龙眼、魁栗、蜜枣,或加香棱、龙凤喜饼等,以示丰盈。茶叶也是主要聘礼,俗称“茶礼”,因为茶苗不可移植,移而不复生,体现了旧时妇女“从一而终”的道德观念。“下定”之后,迎娶前10天,男家举行“行礼”的礼节,给女家的衣饰、聘金等都要如数履行。其中,有4件衣饰必不可少:簪子、耳扒(意为扒钱进来)、白紫(即紫色长裤上白色腰围,白紫谐音“百子”)和大红裙。同时,女家以针线女红或文房四宝作“答礼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回盘”。有聘礼,自然也有嫁妆。吉日前一天,女家要把所有嫁妆送往男家,称作“铺嫁妆”。此时,要把所有的箱子打开,意为“开箱发财”,其实是显示嫁妆的丰厚。嫁妆一般有手镯、项链、盆桶,床上用品、箱子、衣服等等,还要有一把红漆筷子,寓意“快快生子”。这些名目繁多的嫁妆中,新郎的鞋必由新娘亲手缝做,数目为单数,并且要把新娘的新鞋放人新郎鞋中,取意和谐(鞋)到老。接下来就到迎亲了。新娘离家前,母亲、姊妹、嫂子等要对着新娘哭,这就是“哭嫁”,民间有“越哭越发”的说法。母亲哭时,嘴里要不停念叨,说些吉利话,甚至会以歌谣形式唱出来,此外,还要嘱咐女儿到婆家后孝顺公婆、敬重女婿等。时辰一到,鼓乐齐鸣,加之号啕的哭声,此情此景,真是悲喜交加。花轿到男家时,鞭炮齐鸣,伴娘要去轿前接新娘。伴娘为讨新人、主人、客人的欢心,要说出一套套喜话。走出花轿的新娘,必须先跨“马鞍”。杨英说,这个并非真的马鞍,而是仿其状,叫做鞍桥,取家中稳当、平安之意。跨过马鞍,早有人把帆布米袋铺在地上,新娘的脚踩在第一条米袋上,走几步又踩在第二条米袋上,伴娘会在一边唱道:传袋(代)接袋(代),一代胜过一代。跨鞍传代后,来到大厅,拜堂大礼就此开始。接下来的习俗,基本沿袭至今,一位司仪主持: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拜过天地,南京有些地方还有婆婆拜媳妇一说,就是婆婆扶媳妇上座,恭恭敬敬对媳妇道万福,意为“传宗接代之事就有烦你了”。明代南京的婚礼程序大致如此。清末欧风渐至,出现了西化的婚俗,举办婚礼时,新郎改穿西装草履,新娘改着白色婚纱礼服。新娘出嫁不坐花轿,而是坐马车或汽车原先繁文缛节的婚姻习俗也就成为旧话了。虽然婚礼简化了,但一些约定俗成的习惯还是沿袭到今天。原南京梅园中学副校长朱元曙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比如婚礼前一天,新郎和新娘不能见面,“这就是把古时候的男女授受不亲象征性地演示了一遍。”娶亲前晚上,童男子压床也是“保留项目”。新郎要请2到4名童男子,在新床上睡一夜,俗语云,“婚前童子压床,婚后子孙满堂”。和原来不一样的是,如今的聘礼非常简单,很多女孩家不要钱财,“不少女方爸妈都说又不是卖女儿。”如今的聘礼钱大多只有象征意义,比如10001元,代表“万里挑一”,6666元代表“六六大顺”,还有8888元象征着发财。结婚讨口彩那是必须的,婚车要双数,出发时间要挑吉时,婚车行驶路线也非常讲究,“在南京,有两条线路最受欢迎。一条是太平门—富贵山。寓意“太平进,富贵出”。另一条是长乐路—永乐路—大光路—海福巷—龙蟠中路,寓意“新人长乐、海福。”朱元曙说,很多新人一定要特意来绕一下,讨个口彩,“每到结婚旺季,北安门路就经常堵车。”新娘只能由娘家兄弟或是舅舅背着上婚车。背新娘出门时,新娘脚上不穿鞋,而且不能落地。到新家楼下后,新郎也要将新娘抱上去,直到新娘进了新房,脚才可以落地。至于敬茶改口,也是一道必须的程序,“儿媳给公公婆婆敬茶,喊爸,妈,然后两位长辈一边接过茶一边掏红包。”至于改口费多少,“这就看家庭实力了,没有标准。”